当前位置:首页 > 景区景点 > 精彩游记

自在涠洲,安心绿岛

责任编辑:西西 来源:作者: 时间:2014-02-12 00:00
[摘要]:

又是八月,我又一次回到了涠洲。过去六个八月里,有三个我都在这个北部湾上不算太知名的小岛上留下了足迹。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一再去那里。其实,也不是刻意,各种机缘巧合吧。但或许冥冥之中有一些东西是注定的......去涠洲要先去北海,那日从上海飞往北海,先乘高铁去上海,漫不经心地翻着火车上的杂志,翻到封底,碧蓝的海上一个翠绿的岛屿忽然跳入眼帘,还有那座熟悉的

    又是八月,我又一次回到了涠洲。过去六个八月里,有三个我都在这个北部湾上不算太知名的小岛上留下了足迹。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一再去那里。其实,也不是刻意,各种机缘巧合吧。但或许冥冥之中有一些东西是注定的......去涠洲要先去北海,那日从上海飞往北海,先乘高铁去上海,漫不经心地翻着火车上的杂志,翻到封底,碧蓝的海上一个翠绿的岛屿忽然跳入眼帘,还有那座熟悉的黑色火山岩砌成的天主教堂,几个大字:涠洲岛,海上香格里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要去与一个久违的朋友会面之前,原本已经有几分激动和忐忑,又忽然从别人口中听到关于他的消息。

 

    海上香格里拉,那正是当年我初到涠洲时的印象,那延绵无边的绿色蕉林,那似乎永远头也不抬补着渔网的老奶奶的身影,还有那片空阔的海面上安静的星空,构筑成的正是香格里拉这个词汇所代表的的自然、和谐、宁静、纯真的世界。

    第二次到涠洲的时候,发现已经多了很多客栈和游客。如今,又是两年过去了,涠洲会是什么样子呢? 

    一上岛就感到了变化。五年前第一次到涠洲的时候,岛上几乎没有汽车,而现在,不仅有了交警,还有了环岛公路。不过新建的环岛路虽然平坦宽阔,但两边肆意生长的绿意一派天然野趣,很是原声态的感觉。时不时的,还有一抹蔚蓝和空寂无人的沙滩从那些树后面冒出来,提醒我,这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小岛。

       驶入香蕉林中的小路,绿色更如海涛从左右涌来,忽然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轻轻舒一口气,重逢的涠洲,青翠依旧。 

    是的,涠洲是个岛,但当我想起它,第一跳入脑海中的画面却并不是阳光沙滩海浪,而是高高低低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绿。那些透过蕉林的绿色的光线,即使在炽热的午后也能让人觉得安心。最爱在无所事事的午后,在这样的绿意包围下,躺在吊床上吹着海风把自己摇入梦乡。

每个村子都被这样的绿意包围着

 

    跟两年前一样,还是住在石螺口村的客栈小刘之家。村里新开了好几家客栈,已难得看见树影下补渔网的老奶奶,但依旧有着浓重的传统气息,客栈的吊床边上几步路,就是这样供奉土地的地方,香火都是新近的。

村里的小路两边,各种绿看似无序地恣意蔓延着,却又那么和谐

 

    走在石螺口村的小路上,曾看到村民在几十米外顶着烈日赶着黄牛耕地。阿鱼阿溪说,那是翻了土好种花生,据说花生是涠洲的主要作物之一。后来去另一个村看冷僻的圣母堂,又见村民吆喝着牛从用火山岩修建的老屋子间缓缓穿过。虽然岛上的旅游业开发日新月异,很多涠洲人依然过着他们简单的劳作生活。

 

    涠洲的绿不仅养眼、养心,还可餐。每个村里都说不清有多少果树。那天下午跟阿鱼同学躺在吊床上聊天,客栈的老板递过来几串龙眼,说就是自家楼下摘的。那些龙眼个头不大,果实也稀疏,但每一颗都很甜。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些房前屋后到处都是的木瓜,成串饱满的果实密密麻麻地挤在一根树干上,看着就有一种富足喜悦的感觉。午觉睡醒了,室外的日头还嫌毒,就站在客栈走廊尽头细看木瓜树从开花到结果的历程。

 

村里可吃的绿色品种很多,论块头大,当仁不让的应该是木菠萝

 

柚子树

     这是在那个让我们吃了闭门羹的冷僻的圣母堂外看到的,北方的同学估计不认识吧,这是情窦未开时的火龙果:)火龙果开花很好看的,跟昙花很相似,却不会只是在某个夜里偷偷一现,运气好的话,你会在涠洲岛的骄阳下遇见它纯白灿烂的绽放。

       这朵跟阿鱼同学斗争的大花,估计认识的人也不太多吧,但它的果实应该人人都吃过,这是香蕉花啦~

 

    说到涠洲的绿怎能不提香蕉呢,那是涠洲绿色的绝对主力。据说,岛上的猪都是吃香蕉长大的。我没见到香蕉猪(肉却吃到了),但好几次在路边看到啃香蕉啃得津津有味的老牛。在那些被蕉林的包围的村子之间穿行,很容易遇到正在砍香蕉或者运香蕉的村民。这位大姐好脾气,跟我们聊半天,虽然嘴上一再说自己丑死了不要拍却还是大大方方让我们拍照。跟她买了两串香蕉,价格极公道,还非要送我们一串已经熟得马上可以吃的。那个上午我们大玩乌龙,摩托车坏了好几次,吃早饭的时间被迫一再推迟。饥暑交迫的我顾不上阿鱼阿溪不要空腹吃香蕉的警告,一气干掉两个,真是香甜啊。

    到了涠洲,当然不能不看海。斜阳时分,我跟阿鱼阿溪三人乘一辆摩托前往五年前我们曾经住过的滴水丹屏村。五年过去了,这个曾经的小渔村热闹了很多,村里新建了很多房子,特意去看了五年前住过的小楼,经过改造的院落已经完全不认识了。只是那份悠然自在的气氛没变,一群天南海北的游客躺在吊床上闲晃,一如五年前的我们。

 

    这片海也没有变。虽然台风吹走了曾在海边孑然独立的那个拍电影时搭建的茅草屋,虽然沙滩上多了很多太阳伞,还多了很多大排挡,但这海还是那样迷人。

 

    海浪把零碎的珊瑚冲上岸边,又让它们在沙滩上忽东忽西、忽聚忽散。如果留心,不用太难就可以找到一些形状别致的碎珊瑚。有一年,阿鱼曾经在涠洲捡了不少珊瑚,拼成死党们的名字。

 

       暮色渐渐降临,海面渐渐变得更加空阔平静。黝黑的火山岩独特的肌理神秘而深沉

 

    这是阿溪和阿鱼,我的老博友们早已熟悉了的在各种不同时段前赴后继地被人误会需要我不断帮忙解释这俩不是一对的两个人。 五年,眼看着阿溪从那个拆天拆地的疯丫头成长成别人的母亲,犹记得两年前正好也是来涠洲的日子,这丫头还不肯轻易相信上天的安排,不肯相信真的要暂停一段时间她痴迷的潜水活动,反反复复跑到药店买试纸而被我们一群人耻笑。而阿鱼也从那个会偷偷说姐姐我给你看一个人的照片的青涩小子变成了笑起来有很深鱼尾纹的初级大叔,这一次,他偷偷跟我说的是就是那天了,今年之内。此外,阿溪还成了黄经理,而阿鱼也成了孙书记,但依然,他是那个开口就是只要你们来了,所有的困难都不难了的阿鱼,她是那个朋友喊一声就会两手各持一个摄像机潜入深海里不断追求各种完美画面的阿溪,他们还是那在各种场合永远搞笑得高度默契、机灵得高度默契、得高度默契、热情得高度默契、善良得高度默契的阿鱼和阿溪。这次一同上岛的新朋友FREE说:肥丫,为什么你身边的朋友都有着超人一样的神奇技能和水晶一样纯净的心灵?我是不好意思用这样肉麻的语言赞美已经混成了死党的他们的,我只能对F说,这样的评价绝对合适这两人。跟他们一起的感觉,就像另一个新朋友历历头说的,莫名的安逸和开心。

 

    天色越来越暗了,阿溪还在执著地拍个不停,阿鱼毫无怨言地闲坐一边帮我们看东西。我真的很佩服阿溪,这五年来虽然因为工作和家庭的原因她早已不更新博客了,但一直没有放下手中的相机,她拍了那么多如诗如画的涠洲的日出日落、云蒸霞蔚,还有梦幻的星轨,每一张都看得见她对涠洲从未变淡的爱,还有处女座永不疲劳的对完美的执著。

 

       终于,海天都被笼罩在这朦胧的蓝光里了。收起相机,是大快朵颐的的时间了

 

    从前我们在滴水丹屏住的那家渔家乐的老板现在已经不再出海打渔了,海滩上一长串大排档还是可以提供足够新鲜而丰富的选择。其实作为一个在山脚下长大的孩子,我原本是对海鲜毫无感觉的,哪怕在国内国外的各种餐厅也为此耗费了不知道多少银子,始终不懂海鲜的妙,真正爱上海鲜就是在涠洲,在涠洲吃过海鲜之后,忽然觉得大海如此仁慈,能赐予我们如此美味。

    吃吃喝喝中不觉夜已深。但涠洲的星空让人怎么舍得入睡!或许都有点老了,我们没有再象五年前那样漂在海面上仰望星星唱歌。躺在沙滩上聊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瞎按按快门,一样惬意。冷不防的,有流星划过,快得让人来不及许愿。阿鱼每次都会象个小孩一样欢呼,兴奋无比地用微信骚扰远方的朋友:刚才我们看到流星了!好长好长的尾巴!”“天啊,刚才又有一颗,流星!

 

    白天是用来睡觉的,除了白天之外的时间都不是用来睡觉的,跟阿溪在一起的涠洲时光基本如此。 两点钟睡,五点钟起,又一次穿过夜色中的香蕉林去如今改名叫五彩滩的芝麻海滩。

 

    或许缘分没到吧,三次到涠洲,三次起得比鸡早,一次也没看到咸蛋黄跳出海面式的完美日出。但天空和海水在独特的火山岩地貌间不断变化魔术组合,让我的涠洲清晨,永远不失梦幻和欢乐。

 

    其实,此行最令我难忘的清晨并不是五彩滩日出神奇的光影,而是另一日。那天醒得早,独自站在客栈的走廊尽头,看东边彩霞满天,缕缕炊烟从周围浓密的绿意中袅袅升起,西边的海滩上渔船点点,彩云倒影下的波光内敛而神秘,世界宛如新生般清新平静又充满生机。那一刻,真的有一种特别安心特别踏实的感觉,忽然觉得,所谓的感觉,未必是在自己出生的地方,甚至也未必在亲人居住的地方,而在那些让人独立风中依然觉得内心丰盈平静的地方。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还会重返涠洲,我只希望,在这个到处日新月异的时代,这个吸引了越来越多游客目光的小岛,在我下一次去的时候,依然能给人安心如家的感觉。

 

(来源:新浪微博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c50390102e56y.html

 

西嘉声明:凡注明"来源:北海旅游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北海旅游在线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海旅行社